营山县农民革命运动简介

165
发表时间:2019-07-15 10:26

(1925~1927年)杨春薇整理

一、引言

1924年1月,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共产党帮助下,于广州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重新解释三民主义,制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成为国共合作的政治基础。为了配合北伐,完成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中国共产党于 1925~1927年所领导的农民革命运动在全国迅猛地开展起来,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四川省营山县的农民在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组织与发动下,形成了一支强大的革命力量,营山的农民革命运动成了四川之冠。

营山地处四川东北部,土地贫瘠,生产落后,农民收入甚微,生活十分艰苦。民国初年,又兼之兵匪横行,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地主豪绅高租高息,巧取豪夺,不一而足,致使农民生活濒临绝境。待机而起的农民运动,也就成为必然趋势。

二、营山农民革命运动简况

营山农民革命运动最早的宣传者和组织者为杨伯恺(又名杨道镛)。杨伯恺家住营山骆市乡杨家坝(现小蓬乡五村),第一次欧战后去法国勤工俭学,参加共产主义小组。1924年回到重庆,任中法大学教务长。1925年冬,杨受吴玉章派遣,与中法大学学生共产党员郭经阶(系小蓬乡人)相联系,在文昌宫(现小蓬乡一村完小校址)创办了平民夜校一所,作为宣传革命、开展农民运动的阵地,这是营山农民革命运动的起点。

平民夜校与农民运动的活动经费由上级党组织拨给。夜校由郭经阶负责,选择进步知识分子任教员。他们采取联亲串友的办法,发动农民入夜校学习。学员有男的,也有女的,夜校自编教材,除教识字、珠算、唱歌等外,还由杨伯恺、

郭经阶讲授时事,讲授马列主义知识,宣传三民主义,宣传农民要翻身、妇女要解放的道理;并揭露英、日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夜校入学的人数逐渐增多,农民政治觉悟不断提高。到了 1926年,夜校人数达到 100多。为了加强领导力量,上级党组织从重庆派了党员童公茂、李介、胥光汉来营山与郭经阶共同工作。在夜校的基础上,积极在农民、知识分子中发展入党、团员,组织农协会,组织农民武装。

1926年是营山农民运动大发展的一年,农民运动的开展以骆市乡杨家坝为中心组建农民协会,逐渐由近及远,向四周农村乡镇扩展。第一步是以夜校中的骨干分子杨思富、杨绍怀、郭松涛、林步清出面在建通庵和鳌鱼嘴两处先后建立农协会,发动农民入会。接着又在杨家花园、林家沟、郭家庙、平滩子等地建立农协会组织,农民入农会十分踊跃。各农民协会都设有领导人负责 :杨家坝、文昌宫、杨家花园的农会由杨恒风、杨绍怀负责;林家沟农会由郭松涛、林步清负责,郭家庙农会由廖锡九的儿子廖 ××负责。骆市、小蓬一带的农协会成立后,又派杨绍怀、杨建启分头以串联的方式到小桥、黄渡、大庙、骆市、七涧等乡宣传组织农协会。这样一来,营山东路各乡镇的农协会普遍建立起来了。农协会员也激增至 3000人左右。

在此时,杨伯恺、郭经阶又派遣知识分子中的党团员和进步青年杨联超、任季良、李化初、冯宛澜(后来叛变)等在各小学向学生宣传革命思想,组织学生配合农民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土豪劣绅,致使营山东路农民运动形成暴风骤雨之势,一切反动势力,只有龟缩一域,不敢任意胡作非为。

东路农民协会不断建立,农会会员不断增加,为巩固组织,打击反动势力,党组织又派出党员杨思富(此人于 1933年配合红军作战时不幸牺牲)在农会中组织农民武装。农民武装配有大刀、长矛、火枪、少许步枪和鸟枪。土豪劣绅慑于农民协会的威势,不敢公开反对,只有背后造谣说 :“学生管教不严是师之惰,农民管教不严是父之过。”经农会一阵质问,造谣者只有当面道歉,夹起尾巴逃走了。东路的农民协会为了压制土豪劣绅气焰,打击他们的威风,曾想出一个巧妙办法给以惩治。那时骆市乡的团总钟升三是个作威作福、贪鄙无厌的家伙,农民十分痛恨。钟升三把持乡上一切税收大权,与当地驻军冯营长分赃不平,发生矛盾。于是农民联名向驻军控告钟升三贪赃枉法的罪行,驻军正在找钟升三的漏眼,借此机会将钟升三扣押,钟怕人吃亏,只有缴罚款 4000元大洋(原货币单位),才被释放。农民协会第一个回合就取得了胜利,大长了自己的志气,大灭了土豪劣绅的威风,钟升三再也不敢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

当营山东路农民运动兴起之际,城区的党团员唐荣松(唐尚仁)、张瀚(陈同生)、郭渊如以团支部为核心(当时只成立了共青团支部),与东路的郭经阶、杨静环(杨伯恺的妹妹)取得联系,也以办夜校作为农民运动的起点,向营山南路的城南镇、茶盘乡、观音乡、西桥乡,西路的新民乡,不断建立农民协会,吸收农民入会,声势不断壮大,致使营山东路与南路的农民组织联成一片,汇成了一条农民革命的洪流,浩浩荡荡奔腾向前,形势大好,至此,营山全县建立了区农民协会 22个,乡农民协会 48个,农会会员约5000人,农民武装近 2000人。当时四川省党的领导人杨闇公以赞许的口吻称道 :“营山的农民运动为全川之冠。”

1926年秋天,当北伐军从南至北胜利进军之际,北方军阀节节败退,岌岌可危,而英、日帝国主义不甘心其走狗的失败,在我国北方和四川制造了一系列惨案进行挑衅。营山的农民协会为了配合北伐的胜利进军和抗议英帝国主义炮轰万县,制造“九五惨案 ”的血腥罪行,同时为了检阅一次营山农民革命运动的力量,于1926年9月下旬的一天,东路和南路两支农民革命运动的主力,在党、团员的领导和组织下,进城举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这次示威游行挑选了精干的农民协会会员 1000多人。游行队伍庄严整齐,前边四面大红旗开路,游行者每人手持三角小纸旗一面,一路高呼口号 :“打倒帝国主义 !” 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 !”“平均地权,节制资本 !”“我们妇女要解放 !”……游行队伍走至磨子街,就被驻军何光烈部的胡锡申旅所阻拦,不让游行队伍进城。农协会派出代表向驻军交涉,声称 :“我们要会任县长(杜世明),对英帝国主义屠杀中国人民递交抗议书。”驻军与县长杜世明为正义所迫,借口所谓 维持城内治安,农协会可派代表面见县长。游行队伍只能在城外”。农协会的领导考虑到不与驻军发生冲突,不做无谓牺牲,接受了只派代表进城请愿的条件,于是农协会选派了代表数十人,向任正格递交了抗议书。杜世明表面敷衍,答应将抗议书转达。接着游行队伍齐集东门外书院大操坝召开了群众大会。郭经阶、杨平山登台讲演,揭露了帝国主义勾结北洋军阀制造流血惨案、屠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也揭露了土豪劣绅压榨剥削农民的罪恶。提出了 “民众要团结 ”民和妇女要解放 ”的口号,这次示威游行和召开群众大会,由于党的领导、组织严密,又提出了适当的口号,反动派无懈可击,进行得很成功,达到了农协会预期的目的。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 “四 •一二 ”反革命政变,汪精卫随之叛变革命,国民党右派露出了狰狞面目,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都淹没在血泊之中,营山的农民革命运动也从高潮转入低潮。重庆发生“三•三一 ”惨案前后,营山党、团负责人杨伯恺、陈同生、唐荣松等先后离开营山,郭渊如被军阀胡锡申逮捕(郭由重庆的向时俊军长保出后病死),郭经阶也在骆市乡被捕,由车团长(车跃先)秘密释放,后去重庆。为了保存力量,党组织由陈朝佐领导转入地下活动。 杨思富领导的农民武装也隐蔽起来,等待机会再起。1933年红四方面军解放营山时,地下党起了很好的配合作用。杨思富领导的农民武装与红四方面军配合作战,对刘湘、杨森的反动军队给了沉重的打击,杨思富在作战中英勇牺牲。据调查,以骆市乡杨家坝为中心的农民武装和农协会员参加红军的有 1000多人,至此,营山的革命斗争历史,翻开了新的一章。


文章分类: 文史撷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