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山竞选国大代表之争

97
发表时间:2019-07-15 10:20

1947年,正当解放战争取得伟大胜利,国民党反动政权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时候,蒋介石召开“国大 ”会议,抢夺总统宝座,妄图欺骗人民,巩固其反动统治。当时的国大竞选,丑态百出,或以枪炮威胁,或以金钱收买,或用官位引诱,闹得乌烟瘴气。营山的国大竞选,更是假得出奇,选得笑人。这次竞选以活生生的实人实事,赤裸裸地揭露了国民党所谓的“民选代表 ”的真面目。这次在营山参加 “国大代表 ”竞选的六位鼎鼎大名人物,即罗政德、李铁樵、张纯祖、李根固、寇孟波、蔡少航等人。他们明争暗斗,各显神通,互不相让,争夺激烈。

竞选国大的张纯祖,任过邓锡侯的经理处长,经商找票子的确有一套生财之道,但因长住成都,营山认识他的人并不很多,他便利用晋德中学副董事长职务,在一批青年学生中有点印象借此进行活动。其弟县银行经理张德琨为其昼夜奔跑,往来金融界,请客送礼,只要能拉到选票,跑路费、应酬费,要多少给多少,包你满意,看样子声势不小。

国民党重庆警备司令李根固,营山中正乡(今丰产)人,对国大代表垂涎三尺,志在必得。李根固的亲信李笃生、唐述怀为李上串下联,朝夕奔走于营山各地。李的家乡乡长唐昌衡召开乡民代表会、宗族会支持李竞选,中正乡是唐控制的地盘,唐替李开了些空头支票,说了许多大话,许了不少愿,拉拢选民,参加竞选。

四川省主席邓锡侯的经理处长寇孟波,竞选国大发表了一个个竞选纲领,把相片印在上面,标语贴在四个城门和大街小巷。寇的竞选班子替寇说得天花乱坠,什么为群众谋福利,什么营山兴建设,什么要使营山改观呀,把这些空话作为诱饵迷惑选民。乃弟寇升垓每天东奔西跑,帮他拉票。利用他在大绅士中的影响,吆喝大家出把力,使出绅士的权威,多拉几个选民,即或这次选不出来,替下次竞选打下基础,也要拼命参加竞选。

蔡少航论资历、声望、人事关系都不如人。他看中了国大竞选是一个千载难逢、升官发财的绝好机会,可以借此大捞一把政治资本,抬高自己的身价。即使选不出来,来一个趁火打劫,多少也可以捞得点油水。他死抓住本乡骆市、小桥作基本力量,见人大言不休,将来施政如何如何……要别人莫忘记了选举他蔡少航。其侄蔡国琛是营山有名的大绅粮,为他出面撑腰打气,四处游说,捞取选票。

营山参议会副参议长罗政德,原是一个小学教员。后来,由科长、保甲干训班教育长而爬上了副参议长的座位,成为营山数一数二的实力人物。罗对竞选国大代表,废寝忘食,利用他在乡保人员中的权威,积极拉拢党团骨干分子和各区乡保甲头目。又以义字号袍哥大爷的身份,指使大大小小的兄弟伙、心腹爪牙为其效犬马之劳。罗想把各方面选票抓到手,在“十人团 ”之外,又新成立了 助社 ”,把县上的三教九流,各色各样的人物,都纳入了他的势力范围,控制了营山选举局势,以为不会再费多大力气,再花多少钱,就可以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正当张、李(根固)、寇、蔡、罗五位竞选人,以巨款在县城、区乡的大小餐馆,摆满丰盛筵席,如吃 “清明会 ”之盛况,一日三餐,送往迎来,川流不息。他们利用各自的势力范围、渠道、系统施展魔力,费尽心机贿赂选民。竞选活动形成高潮的时候,任过川康绥靖公署秘书长、四川省主席邓锡侯的老师、营山籍的李铁樵,又由省府通知营山当局,要回营山参加选举国大代表。这是因为李在成都与孙震、黄茞荃竞选成都区立法委员,自量力不如人,如小巫见大巫,才临时改弦易辙,回营山参加竞选的。这一消息传出之后,五位竞选人都瞠目结舌,惶恐不安。但又想到李铁樵远居成都,在营山选民中了解他的人并不多,要逗硬选尚可决一雌雄。罗政德是其中最懊恼的一个,他以为自己实力雄厚,一经选举定能棋操胜算,决意不让,要与李铁樵抗争。县参议长唐绍虞暗中给罗政德撑腰,罗更得意。殊不知邓锡侯叫人给营山县长朱彦林和参议会打来电报称 :营山国大代表省选举事务所已圈定李铁樵为营山选区的候选人。县上不得有持异议。李铁樵的大儿子李烈光、内亲黄度也从成都专程回营活动,面见县长朱彦林、参议长唐绍虞,要求为其父竞选效劳。营山几个候选人鉴于省主席的旨意,不敢违抗,只得屈从。罗政德思想还是不通,“十人团”也有人抵触,李铁樵又派人回营,给支持他竞选有功的人许愿升官,允诺保荐朱彦林升任专员,罗政德出任县长。并声言给其他竞选人付竞选费用。愿给罗政德支付竞选费 5000万元。罗政德权衡利弊,于是由强有力的竞选对手,一变而为竞选伙伴积极为李拉票。其他竞选对手心中有数,不过是走走过场做个陪衬而已。选举前 4~5天李铁樵每夜都叫人给朱彦林、唐绍虞挂长途电话,电授机宜,责令保证其当选。

基层投票选举开始了,竞选人派了代表走家串户,前面的刚走,后面的又去了,有的甚至威胁要选某某人,老百姓不好应付,深受其苦。保甲长和所谓的代写人,已将被选人完全填好,老百姓谁也不敢过问选那个人。投票这天,每个选区戒备森严,把事前填好的选票,假巴意思的又交给老百姓,投入选票箱内,有的一人投十几张二十几张,有的一墩一墩地投入选票箱。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国民党天天喊的民主自由,原来不过如此而已,选举结果,李铁樵自然如愿以偿当选为国大代表。

竞选以后,营山为李铁樵竞选作陪衬和支持他竞选有功的人,要他兑现诺言,要官做,要付竞选费。罗政德亦匆忙到成都找李铁樵领官印。时过境迁,李铁樵却以罗资历不够,仅初中文化为借口故意拖延时间不予兑现。罗方知受骗,只得投到国民党副军长罗君彤的怀抱当了一名政工处长。李原承诺付罗政德 5000万元竞选费,县上的当权者为讨好李铁樵,变卖积谷给他支付了。李考虑过意不去,不得已卖了成都海会寺地皮,得款 1亿元由亲信王顺通回营山替他安抚众绅士。还不了愿的事,则婉言推卸了。

文章分类: 文史撷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