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山感应寺

74
发表时间:2019-07-15 10:19

郭受祺

清道光年间,营山县令杨尚容,治家以闺训严谨闻于县。杨一爱女,年方及笄,中秋赏月,夜深更阑,女倦归寝,忘闭其户。次晨,杨令见女开门鼾睡,怒不可遏,斥之曰 :“余一邑之宰也,有女而不守女箴,玷宗族,辱门户,羞先人,与其生也,不如死,汝其死乎!”女遭横祸,掩泣长跪。夫人哀恳杨令畀女生路。于是免其死,令削发为尼。雇工兴建寺院一座,名曰 “感应寺 ”。置庙产二百亩,宦门闺秀从此 “青灯伴长夜,禅堂听鸡鸣”,成为该寺第一代住持。

地方绅士逢迎官府,纷赠庙田香金(所谓结缘)寺产益丰。小姐皈依佛法,因此,群众朝山礼佛,络绎不绝,许愿求神,念经超度,更无虚日。杨女终因无故蒙屈,郁郁寡欢,年未六旬即饮恨圆寂,葬于寺后林木间。后代住持塑其像于配殿内,宣扬该寺第一代住持系名门闺秀,不同凡贱也。

感应寺位于城东里许,面临一湾清流,左有翠屏之秀,右有白塔之雄。寺内建筑宏敞,层分三殿,雕梁画栋,粉壁光洁,周环矮墙,山门内古松双立,虬技翠叶,高耸云天,红叶碧桃,秀曼都雅,两侧花园各一,盆景甚众,仅茶花一种,大于碗者达百余株,春来花放,胜如织锦。寺后松柏参天,益以茂林修竹,幽静宜人,后为邑人游览之所。

辛亥革命后,兵匪盘踞营山时绑票抢劫,敲诈勒索,该寺受害尤烈,庙田逐日减少,钱帛荡然无余。军阀胡锡申旅驻防营山,强提庙产,再遭浩劫,军阀杨森为培修渠县合乐场及广安龙台寺两处祖坟,派人将感应寺内茶花数百株全部挖夺移栽两处,以增景色,再有军阀李家钰败驻营山,城乡顿成兵山,将该寺作为营房,古松翠柏,采作柴薪,绿竹花草,无一幸免。1949年国民党溃军过境掳掠什物,抢劫钱财,建筑亦横遭破坏。昔日游览胜地竞成败瓦颓垣,仅供后人凭吊而已。


文章分类: 文史撷英
分享到: